无风三尺浪

假如苏联没die[苏右](3)

ooc是肯定有ooc的,刀是肯定不会刀的,文笔不好献丑了


距离苏被掘坟已经一个月了,瓷和俄还是没有一点头绪。

别说人了,渣都没看见

联|合|国大厦

会议厅照常沉默

阿联看着浑身散发低气压的瓷和俄有点喘不过气

自从那天俄美打架后,这俩的状态一天比一天糟糕,现在连瓷都直接垮着脸来

说实话,这是阿联唯一一次希望美快点


白|宫(The White House)

苏看着桌上的几盘菜,再看看笑嘻嘻的美,仔细看会发现苏的手在微微颤抖

拿起叉子挑起几根菜塞进嘴里嚼了几口,嗯……好歹能吃

可谁能告诉眼前这个像讨赏的修勾的美是怎么回事啊?!也不在的这几十年是把脑子丢了吗?

"honey~怎么样?好吃吗?这可是我专门为你准备的爱心早餐哟~”

 苏无情回复

​“要是加几勺糖也不至,于这么难吃”

美的笑容一僵,嘴角拍了抽,有些无语。

这两个星期的相处下来他已经放弃了挣扎,苏对甜品的执着已经让祂麻木了

冰箱里的可乐全换成了雪羔,问题现在已经是秋天了啊!存这么多雪糕是要留看过冬吗?!厨房里的盐也是十不存一,十罐盐有九罐是糖,幸存的那罐还是掺了糖的盐!!

美真的麻了,甜麻的


普罗维登斯医疗中心

(Providence Medical Center)


报应来的总是那么快

上一秒苏还在吃蛋糕,下一秒就捂着嘴敷起了冰袋


“根尖周炎,胃肠功能紊乱,骨质疏松,苏维埃,可真有你的!”

美将病例单甩在苏面前,墨镜下灰蓝色的眼睛充斥了愤怒和担心

比起美,苏倒冷静许多,拿起病例单看了看,不慌不乱道

“就三个小病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养养就好了”

“就?小病?苏维埃你可真行,这么顶天立地怎么就解体了呢?”

美快气疯了

每次都这样,不论以前还是现在,苏就是不爱惜自己的身体,就好像和祂无关一样!

苏淡淡的回复美

“我当初解体原因多了去了,你我心知肚明,比起这个你还不如关心一下自己”

美已经气疯了,转身就走,留下苏一个人在医疗中心

可祂不知道苏是路痴,更不知道苏还在叛逆期

看着美离去,祂觉得自己再在这个地方待着也不合适,拿着病例单就离开了医疗中心


可苏也不知道祂自己是路痴


于是,祂迷路了

在华盛顿不知道什么时间不知道什么位置华丽丽的迷路了

漫步在不知名的街上,一切对于苏都很新奇,抛掉刚刚的烦心事,苏很快沉浸在了好奇心里

然后,天就黑了

苏没有可去的地方,祂身无分文,就算有钱,那也没有身|份|证

还能怎么办?找个没人的地方凑合一晚吧。

于是昏暗的巷子成了首选

(巷子:没错又是我,这叫缘分)

走到巷子深处,这里伸手不见五指,安静使周围的气氛有些许阴森

‘嗒啦’

苏顿时全身紧绷

那是枪栓拉动的声音

慢慢转过身,一个男人左手提着酒瓶右手压住扳机指着祂

“Give me all the money, or I'll be rude!〞(把钱都拿出来,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苏看着眼前这个男人,眯了眯眼,笑了笑,祂被美关久了,正愁没地方发泄,这不,来了?

“Are you laughing at me? Go to hell!!〞(你在嘲笑我?去死吧你!)

‘砰!’

一切归于黑暗


美回到白|宫后将身边能拿起来的东西都砸了个稀烂,可还是不解气,一想到苏风轻云淡的样子祂就来气

“f**k,自己的身体都不爱惜,你还爱什么?

美越想越来气,又抓着身边的东西摔了起来


“咳咳…”

苏捂着腹部的伤口,剧烈的疼痛使苏的意识有点模糊

手里拿着抢来的枪,指向男人

“For... I'm sorry. Don't shoot. I was wrong. Please, don't...”(对…对不起,别开枪,我错了真的错了,对不起,求…求你了,别…)

苏看着眼前这个跪下向祂祈求的男人,没有丝毫怜悯,扣下扳机

‘砰’

对于人|渣不需要任何同情心

披上外套遮住伤口,苏抬头看了看月亮,然后缓缓走出巷子


美有点慌

美发泄完已经是晚上,天完全黑了下来,理智让祂想起了苏还在医疗中心,祂心中顿时警钟大作

苏可是一直被祂囚禁着,现在祂不在苏身边,苏很有可能直接跑了

火急火燎地来到医疗中心,不出祂所料,苏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美跑遍了整个医疗中心也没找到,甚至苏似乎有意无意地躲着监控,祂刚刚压制的愤怒一瞬间又冲出了枷锁

“苏维埃你给老|子等着,等老|子找到你一定打断你的腿让你一辈子都走不出白|宫,永远都留在我身边!〞

结果美找遍了附近的街区也没找到苏,如果祂再早点到,也许就能看到苏坐上了黑车


苏拿着抢来的枪指着颤颤发抖的黑车司机,沉声问道

“Where does the UN meet now?”(现在联合国在哪里开会?)

“In the... In New York! I take you!,Don't shoot!”(在…在纽约,我我带你去,别开枪!)


联|合|国大厦

阿联已经摆烂了

现在不止美不来,甚至连俄也不来了!全都让华盛顿和莫斯科代理,这几天连本人影子都看不见!

还开个鬼的会啊!

今天英法也不知道抽什么疯,两个人都不在,会议全程都由伦敦巴黎代理。现在五|常能见到本人的也只有瓷了

[去他的联|合|国,干脆改名五|常的联|合|国算了]阿联心想

结束会议后,瓷整理完资料,喝口水润润喉,大步离开了大厦

就在瓷准备启动汽车时,抬头一看,魂都差点吓掉

祂看见了苏!


“卧|槽,是人是鬼?!”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因为之前第三章被吞了,我也没有备份,所以改的地方比较多,见谅

文章有些可能需要说明一下


本文设定意识体是会生病受伤的,一般这种情况意识体有两种选择,一是慢慢养,二是把自己KO了重新活过来就好了(国家不灭意识体不灭),但谁会因为生病受伤把自己KO了呢?


文中联|合|国会议频繁,是因为这个时候是11月,每年的9-12月是联|合|国常会,今年的安|理会已经开过了


文中的普罗维登斯医疗中心是真实存在的,在华盛顿


根尖周炎,胃肠功能紊乱,骨质疏松这几个苏北辰得的病是长期大量摄入糖分造成的,所以在座的各位一定要保证自己的饮食正常且规律



本来在第三章被吞之前结局是美把受伤的苏带回家了,不过因为没有备份我就重新写了一遍,另一对CP也因为这事提前开启了,就当是好事吧,本来预想的是还有两章左右才开启另一对














儿童节快乐!!

ooc是肯定有ooc的,刀是肯定不会刀的,文笔不好献丑了


新中国成立后,瓷忙的晕头转向,根本没时间搭理其他事,几乎都是京在代理

“啊…终于解放了”

瓷累趴在桌子上,桌面一角是成堆的文件,用中文来讲,就是:比山高

‘咚咚咚’

“请进”

  是京

瓷看着京抱着的一沓文件,情绪有些崩溃,求助的眼神看向京

京突然觉得自己好像瞎了

“老大,苏那边邀请您过去,具体参加什么没有说〞

听到苏邀请祂过去,瓷有些惊喜,这段时间祂太忙了,和老师的联系也变少了

“老师吗?好久没去莫斯科了,京,等我准备准备”


莫斯科

俄迈着小短腿奔向苏,身高不够的祂选择一把抱住苏的大腿

“父亲,瓷还没有到吗?我们都准备好了耶”

苏俯下身揉了揉俄的头,一改平常的严肃,眼里尽是温柔

“再等等,北京离莫斯科有点远,不过瓷马上就会到了”

“嗯!那我和小白小乌去堆雪人了!〞

说完俄又迈着小短腿跑向白俄和乌,看着三个孩子欢声笑语,苏也跟着笑了,也许这就是幸福


“老师,我来了!”

瓷在莫斯科的带领下来到康斯|坦丁宫,看到苏后有些兴奋的朝苏大喊

苏也注意到了瓷

向瓷走了过去,走到祂面前,给了瓷一个熊抱,然后对着瓷的脸就是一阵乱揉

“达瓦里氏,好久不见啊,这么多天没见,怎么变瘦了?我告诉你啊达瓦里氏,身体是革|命的第一位,你可要注意身体健康,不要………”

“老师,我不是小孩子啦,我都知道啦〞

瓷有些无奈,祂明明变胖了好嘛?

比起这个,祂比较好奇今天老师叫祂来做什么?

苏似乎看出了瓷的疑惑,拉着瓷的手就往白桦林走

来到白桦林深处,四周的白桦树已经成了光秃秃的树干,毫无美感可言,瓷不理解为什么老师要带祂来这里

“达瓦里氏,闭上眼睛,跟我来〞

听到苏的话,瓷立马闭上了眼睛,牵着苏的手慢慢向前走


也不知道走到了哪里,苏突然停了下来,摸了摸瓷的头

“达瓦里氏,可以睁眼了〞


刚睁眼,几道稚嫩的声音响在耳边

“节日快乐!!”

瓷低头一看,俄、白俄、乌三个小团子都笑着围在祂身边,手中拿着喷射器

‘嘭!’

彩带从喷射器里涌出,装饰了这白雪皑皑的冰天雪地

“节…日?”

惊喜归惊喜,疑惑归疑惑,瓷有些懵的看向苏,显然祂忘了今天是什么节日

“达瓦里氏,儿童节快乐。”

苏手里不知什么时候也拿了个喷射器,按下按钮,彩带涌向空中,然后又飘了下来,落在了瓷的肩膀上

瓷也终于反应了过来今天是什么日子,笑着蹲下身挨个揉了揉三兄弟的脑袋,乐道

〝儿童节快乐!!”

又是美好的一天



当天晚上

“京,你在吗?〞

“怎么了老大?〞

“儿童节快乐!〞

‘嘭’彩带喷涌而出

“………老大,你5000岁了”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就是一篇熬夜写出的儿童节小短文,看看就好

虽然苏瓷成分都看不出来

嗯,就这样吧







要疯

老|福|特它把章2屏蔽了,章3也被吞了,真的很无语

这次可能真要等两天了,明明章3已经在审|核了,结果不在了

只能重新写了,2000字啊!!!我肉疼 (*꒦ິ⌓꒦ີ)

章4也只能后天写了(╯‵□′)╯︵┻━┻

真的很抱歉,可能要让在座的各位等等了

肉疼

幸好我还有点手稿

但还是肉疼

假如苏联没有die[苏右](2)

ooc是肯定有ooc的,刀是肯定不会刀的,文笔不好献丑了


苏看见祂的眼睛变得猩红,瓷站在祂面前,抓着祂的衣领,肉眼可见的愤怒使瓷的面目有些狰狞

“你不再是我的老师,再也不是了!"

随着话音落下,苏看见自己一拳打在了瓷的腹部,疼痛使瓷蜷起了身

苏想阻止,但祂好像被一道屏障碍住了,只能眼睁睁看着瓷转身离去

终于,“彭”一声,大门紧闭,苏控制了自己的身体,但瓷也离去

嘀嗒

苏感觉自己好像流泪了,随之而来的是撕心裂肺的疼痛,意识逐渐模糊,直至完全陷入黑暗


苏从噩梦中惊醒,发现自己在张床上,刚想下床脚一动,“哗啦”一声好嘛,被锁住了

虽然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苏知道祂被人囚禁了,从晕倒时那个声音来判断,祂已经知道是哪个狗崽子弄的了

许久不见人来,苏逐渐困了起来,眼皮打起了架,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等到苏再次睁眼,直接给吓了一个激灵,困意全无

“苏卡不列!”

谁能告诉他美利坚什么时候躺到祂身旁了啊!

吓得苏直接一个拳头呼了上去,如果镰刀锤子还在身边,苏绝对会毫不犹豫的给美一个破伤风套餐

可怜的美上一秒还在做美梦,下一秒就被苏一拳打醒

“???”

“honey,你这样做我可是会伤心的’

看着美故作可怜的模样,苏抑|制不住地翻了个白眼。指着自己镣铐,满脸笑意地看着美

“美利坚,你给我解释解释这是什么情况,解释不清锤爆你的狗头"

“honey~这不是怕你逃跑吗?你放心,一日三餐生活起居绝不会亏待你的,你就放心的待在这吧"

为了避免伤亡,美及时止住话题,从床上跳下,远离了苏的攻击范围,站在远处笑嘻嘻的望着苏

“honey,你就乖乖的待在这吧,其他事就不用操心了”

美总能一下点燃苏的炸药桶,这不可否认

“苏卡布列!美利坚你有本事就站到我面前!看我不打爆你的狗头!"

在苏的谩骂声中,美满脸笑意的走出了房间,活像一只刚捕捉完猎物并饱餐一顿的猎人,虽然还没有食用


联|合|国|大厦

会议厅里一片寂静

瓷和俄不可扼制的恐怖气息蔓延了整个会议厅,肉眼可见的阴沉使氛围低到了冰点


不过很快就被美的出现被打断


“啧啧,这是乌克兰战胜了俄罗斯还是中国变成了资本主义国家,怎么个个像个怨妇一样〞

能在这个时候保持闹腾的估计也只有美|利|坚了,英在一旁看着找打的美,心里默默为祂祈祷,希望不会被揍得太惨吧

“美|利|坚,你最好闭上你的狗嘴,否则我不保证你能站着走出这个房间”

美似乎看不见俄要杀|人的目光,继续自顾自讨乐

“小熊崽,你就是这么跟长辈说话的吗?尊老爱幼懂不懂?今天脾气怎么这么大呀?是要解体了还是苏维埃被挖了?”

某种意义上来说,美的话也成真了。苏:我挖我自己

美略带调笑的话刚落,俄已经一拳打呼了过来,快到会议厅里每个意识体都没反应过来

“f**k,你来真的!”

美稳住身形,冲上去就和俄打了起来,英和法也冲了上去要将两人拉开,结果忙手忙脚被俄误以为是拉偏架的,一起打了

阿联看着眼前乱成一团的景象,把求助的眼光看向了瓷

瓷:我什么都没看到别找我

阿联有些崩溃

谁让美|利|坚这么欠呢?


“f**k,该|死的俄国佬,下手这么狠”

美摸着自己被打青的鼻梁,心里已经骂了俄无数遍

华盛顿看着鼻青脸肿的美,虽然一会就会好,但是真的很好笑耶“老大,现在是去…?”

〝废话,除了白|宫还能去哪?"

美有时候觉得身边的小弟没有一个不蠢的


已经被囚禁好几天的苏坐在床上望着窗外发呆


瓷也是这样被修囚禁的吧?祂当时是什么心情呢?被自己最信任的老师背叛的滋味一定很难受吧?

苏既愤怒又自责,祂愤怒现在自己没有能力挣来这些束缚,自责当年自己的所作所为

以至于美进了房间也没反应

静静地看着苏发呆的美,走到床前,猛的一下把脸凑到苏面前,然后就得到了一记铁拳

“嗷!”

“honey,你怎么舍得打一个伤员啊”

反应过来的苏看着鼻青脸肿的美,皱了皱眉

“你怎么搞成这样了?”

“honey~我可以理解为你是在关心我嘛?”

“滚”

“honey不要这么冷淡嘛

“你再近点,我给你送温暖”

苏的语气让美打了个寒颤,祂保证要是现在过去绝对是自寻死路


为了保命美转身前往厨房,打开冰箱拿出了汉堡乐可,祂不信这个世上有人不爱汉堡乐可


可祂忘了那是苏维埃


“不吃”

“就一个,一个诶,不吃就要挨饿了 honey”

“你够了”


苏看着汉堡乐可一阵反胃,祂已经连续几天吃着玩意了,现在看着就想吐,真不知道美是怎么做到天天吃顿顿吃的


“不吃东西是会得胃病的,我不忍心看你生病啊,honey~”

“你怎么知道我有胃病”

好嘛,一顿操作给美整不会了,想来也对,就苏这样的工作狂,起的最早睡的最晚,平常也不见祂往食堂跑,能不但男!


美决定学做饭

华盛顿觉得美脑子被俄打出问题了,十指不沾阳春水的美居然要学做饭!那能吃才怪

于是苏天天都能看见美拿着食谱进厨房。然后“嘭”一声美从冒黑烟的厨房里窜出,每次做出的东西没有一个能吃


不愧是美|利|坚


苏自告奋勇的教美做饭,于是镣铐解开了,不过屋里屋外安装了十几个摄像头,要不是苏强烈抗议,厕所也会有两个摄像头


“盐放多了!”

“糖放少了!”

“饺子应该是蓝莓奶油馅的!"

“糖要放三勺!”


看着一桌子“甜品”

美甚至觉得苏比祂还不靠谱

—————————————————

不出意外下一章应该在一两天后,最近学业有点重,见谅了

双子贺生

已经尽最大力度还原人物形象,见谅

设定在圣战结束所有人复活

无CP向,绝对不是刀子!!!


深夜

圣域各个角落已经溶于黑夜,除了教皇厅

艾俄罗斯端着一杯咖啡推开大门,只见撒加还在批改文件。艾俄罗斯叹气了声,自从复活以来,前教皇史昂就把教皇的职位传给了撒加

大事小事成堆的向圣域涌来,忙的他们不可开交

新上任的撒加也成了最为忙碌的人,白天黑夜都坐在教皇厅里批改文件下达任务

或许在外人眼里撒加是一位为了圣域发展而忙碌的好教皇,但对于艾俄罗斯来说,他认为撒加只是在赎自己认为的罪孽罢了

“撒加,已经夜深了,休息吧,身体健康才是第一位”

撒加端着咖啡抿了一口,抬头看着艾俄罗斯,摇摇头苦笑一声

“艾俄,不是我不想休息,你看现在圣域的情况,我能休息吗?”

“虽然现在有点糟糕,但也不能这样糟蹋身体啊,身体垮了什么也做不了了啊”

艾俄罗斯有点恨铁不成钢,就算撒加身体素质远超常人,但也不能这样糟蹋啊!这样下去迟早会垮的

“艾俄,你知道劝我没用的,你回去吧,我处理完这些文件就回双子|宫。”

撒加揉了揉疲惫的双眼,看着离去的艾俄罗斯,笑了笑,继续批改文件


刚回到射手宫,艾俄罗斯就打开了小宇宙专用频道

“修罗,你们准备好了吗?还要等多久?”

“快了,撒加那边呢?”

“没有问题,还在教皇厅,估摸一时半会完不成那些文件〞

“快点吧,我已经等不及将手中的玫瑰送到老大手里了〞

“水煮鱼,你就这么着急?”

“死螃蟹,就你话多,不说话会死是吧?”

“…你俩已经吵架半天了,还吵呢?我可不想修圣衣…”


“咚咚咚”随着敲门声响起,门被推开,一颗头从门缝探出

“加隆,这么晚了你来这里干什么”

撒加又端起咖啡抿了一口,看着面前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人,有些疑惑

加隆但是挺放得开,直接拉了个凳子坐在撒加身旁

“艾俄罗斯叫我来的,我也不知道,他让我在这里等着”

两兄弟大眼瞪小眼就这么干坐着,原本加隆还想找话题聊下去,奈何撒加一句话就堵死了所有出路,加隆索性不讲了,就这样看谁更尴尬

就在加隆快沉不住气时,“咚咚咚”又一阵敲门声,门打开,是艾俄罗斯

“艾俄罗斯,怎么了?”

看着又出现的艾俄罗斯,撒加问道

艾俄罗斯笑着看着俩兄弟,黑色的背景看起来有点渗人

“你们俩个,把眼睛闭上”

两兄弟乖乖照做

只感觉周围一暗,等待几十秒后又明亮了起来


小宇宙专用频道

“准备好了吗?”

“好了,给他们一个惊喜吧!”

“那你们倒是进来啊!”

“水煮鱼你快点!”

“不行,玫瑰花瓣会掉的!”

“穆你叫沙加快点,我怕他摔跤”

“我虽然闭眼,但不是眼瞎”


“可以了,睁眼吧”

再次睁眼,两兄弟身边已经站满了人。带着笑容看着他们,艾俄罗斯面前是一个三层蛋糕,插着蜡烛

“生日快乐!”


加隆拍了拍撒加肩膀,有点惊讶地看着他,结果撒加也是一脸懵

确认过眼神,都是忘了生日的人

不过没关系,有人帮他们记着,这就很好了


撒加,你不用自责,没有人责怪你,为自己而活吧


加隆,你并不孤独,我们都爱着你,看看这世间吧



END

结局感觉有些烂尾,下次补回来吧


后记

生日过后

“艾俄罗斯”

“怎么了撒加?”

“你知不知道小宇宙专用频道是共享的啊?”

“………………………

  所以…你都知道的?”

“嗯……差不多…猜到了?”









假如苏联没die [苏右]

ooc是肯定有ooc的,刀是肯定不会刀的,文笔不好献丑了


1991.12.25 苏联解体 


2021.12.25 瓷站在碑前,棒着一籁向日葵。老师走了三十年了,他也从落后的农业国变成了先进的工业国,如果老师还在的话,一定会很欣慰吧。但凡当时老师回头看看,但凡当时老师还能听得进一句话,或许结局都会不一样吧

瓷叹息了声,弯腰将手中的向日葵放在碑前,转身离开

瓷离开不久,俄也来了提着一蛋糕 ,放在墓碑前,盯着墓碑沉默了会,然后离开

此时,苏·已死·联从不远处的白桦树后探出了脑袋。自从祂复活以来,每年都能在祂的忌日看到瓷,俄和美丽卡,虽然很感动,但是扰民了啊喂!这样真的很影响人家休息啊!特别是那个美利坚,每次都要晚上才到,到了还费话一堆,不仅影响休息,还影响心情

于是——苏迟来的叛逆期到了,既然解体了都不给安宁,那就远走高飞,眼不见心不烦还不用整天提心吊胆怕被发现,苏还不信瓷他们有那个闲心掘祂坟

说走就走,苏拿着祂棺材里唯一的陪葬品——生锈的镰刀与锤子,离开了白桦林


联|合|国大厦     阿联略带疑惑,地看着俄,再看了看一如既往一脸欠样的美俄怎么没有应?换作平常俄早应该一拳呼美脸上才对

瓷拍了拍心不在焉的俄,示意祂回神,但好像并不管用,俄还是一副出神的模样,就这样持续了整场会议

" 俄,你今天怎么了?状态不太对啊?"俄没有说话,拉看瓷的手快速走出了联|合|国大厦并钻进了车里


片刻后     白桦林

瓷满脸疑感地跟着俄来到苏的墓碑前,看着一脸疑重的俄,心想:难道是太想苏了?毕竟前几天是苏的忌日,要不要开导下?人死不能复生啊

没想到俄却语出惊人哽住了瓷

“瓷,我们掘坟吧”

看着满脸震惊的瓷,俄指了指墓碑“你没发现土翻新了吗?”

俄的话让瓷有些惊讶,不细看的确发现不了,就像有人刻意想掩藏什么。会来这里的除了祂和俄,还会是谁呢?而且还缺德地偷了贡品!

身后传来窸窣声,瓷转头一看,俄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两把铲子

“那么…挖?"


瓷觉得祂一定是眼瞎了,苏居然不在棺材里!祂是亲眼看着苏下葬的,难道是诈尸了?这种离谱的事情真的会发生吗?还是哪个**来偷尸了?

瓷偏头看向身边一脸阴沉的俄,和俄对上眼,互相都看得出眼里的疑惑和愤怒,还能怎么办?找啊!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就在瓷和俄忙前忙后像个热锅上的蚂蚁时,苏已经从白桦林窜到莫斯科。

苏对世界的认知还停留在1991,如今30年过去,这个世界对于苏来说显得陌生。

正前方集中在一起的人群引起了苏的注意,挤进去一看,好嘛,一看不得了了,鬼知道日和韩怎么跑到莫斯科了,并且还斗殴起来被围观了。

苏倒是看热闹不闲事大,双手抱胸站在人群里就这么看着


“棒子你可真嚣张,我们国粹也敢偷,真当我好欺负是吗?”

“西八这明明是我大韩民|国的传统文化,别想跟我抢!”

“我看你是欠收拾了,八嘎!”


人群吵闹的让苏没有听到日和韩在吵什么,警|察很快就来到了现场,将涉嫌闹|事的俩意识体给带走了

日在走前向人群扫了一眼,苏立马压低了帽子,撤离了人群

但,很不幸的是,日还是看到苏了,当场就宕机,忘了为什么和韩吵架,颤抖的手指向人群,一屁|股瘫坐地,眼睛里尽是恐惧,整的韩一脸懵,见鬼了?


离开警局后,日一句话也没多说,留下一脸懵的韩,以自己今生最快的速度赶往了华盛顿


“所以说…你看见苏维埃了?”质疑的语气显露无疑,明显美不相信日的话,轻挑眉毛表示不屑

“绝对没看错!您派人去看看监控就知道了!”恐惧的情绪蔓延在日心里,那个红色巨人怎么会活过来?祂不是早就解体了吗?

美没多说打发了日,叫来华盛顿,交代事后就去了莫斯科

“有些事,还是我亲自去比较好”


浑然不知自己即将被绑|架的苏此时正在莫斯科大街上游荡,现在的世界对祂来说很新奇,东走走西逛逛,走到哪玩到哪,精力旺盛得不像个死了几十年刚复活没几年的意识体

一个小女孩朝苏跑来,身后是几个追着她不放的黑衣人,她死死抓住苏的衣摆,可怜兮兮的望着苏

“叔叔,帮帮我”

苏向来对小朋友没有抵抗力,也不知道是不是复活的原因,警惕心没那么强,带小女孩就躲进了小巷子

阴暗潮湿的环境使苏感到一丝烦躁,又不好意思拒绝小女孩的请求,一直带着躲到了深处,小女孩拉住苏,苏疑惑的转头,结果还没反应过来不对劲就后颈一阵疼痛晕了过去

失去意识前最后几秒,苏似乎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既然回来了就别想走了,honey~”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这里可能要说明一下本文设定

苏相当于半意识体,只有意识回来了,但国家没有回来。

意识体的强弱是国家情况决定的,国家综合实力越强,实力越强,弱反之。

当然意识体是可以参与国家政|事的,也可以在日常当个普通人和国民相处。